冰姬舞蝶

热衷xjb写
世界第一大垃圾

杂食党,顺逆通吃,自行避雷请

了解了解👌🏻tv版进度真快啊

混沌邪恶EX

我觉得大家咸鱼13天看人理烧却游戏关服挺好的,反正拯救成功之后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了

【周迦】圣诞花开时


是迟到的圣诞贺文@超高校级の冲压机 
非常偷懒了


*ooc
*私设如山
文笔什么的当然不存在的,我热衷xjb写

学院paro
迦勒底的各位基本上都是高中年龄啦!
周迦靠墙!前后桌









下雪了。
迦勒底学院里遍布白色。
操场上斯卡哈正玩得开心,她问料理室那位皮肤黝黑的弓兵要了一点胡萝卜之类的食材搭了个雪人。刚开始,弓兵是万分不愿意的,但思考了一下职阶克制,万一打起来比分悬殊,还是很不情愿地挑了几根不太新鲜的送走了。雪人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条龙尾巴,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伊丽莎白躲在那边,正眼巴巴地瞪着被见习御主抱在怀里的玉藻前。
教室里被南丁格尔打扫的干干净净,玛丽用跟デスティニーチャイルド新来的圣诞小姐借来的圣诞花、圣诞树,以及彩球装饰了一下整个教室。圣诞花很好看,鲜红的,甚至有点妖艳。
圆桌骑士们还在天花板上挂了“吾王节日快乐”之类字眼儿的横幅,结果因为兰斯洛特个儿太高还踩着凳子,骑士的王们都没有注意到上头的横幅。她们基本进了教室就开始打劫讲台上可怜的食物,压根没空呼吸高处的空气,尤其是扎蓝丝带的那位王,最后骑士们称着人少的时候把横幅拆了下来,并且争先跑到达芬奇亲那边买下大量炸鸡可乐等垃圾食品。
“已经圣诞节了,好快啊迦尔那……”
阿周那把手伸进头发里抚摸了几下,
热的。
“没有礼物那请离开吧。”迦尔纳没有回头,冷淡地随口回了句,手中批改作业的笔倒不停。
圣诞节就应该连休一周嘛!作业这么多是什么意思啦!
阿周那托着下巴,看着迦尔纳柔顺的白发,试图找出一根奶奶灰色调的来:“唔……没有,呢。”
迦尔纳孑然停笔,笔拍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侧身转向阿周那,又抓起笔朝着讲台旁边点了点,开口道:“看到了吗,那边的王。”
“呃……哈?哪位。”
“是穿女仆装的那位Alter小姐……职阶是saber吗?她在发礼物啊。”
“是rider啦。礼物的话……”阿周那看向墙壁,“其实我也有,但迦尔纳不会嫌弃吧!”
“嗯……大概不是发胶都行吧,你上次送的可还没用完。”
两人间的气氛是在这句话后变得尴尬的,话题凝固了起来,不过迦尔纳倒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么,请闭上眼睛!”
阿周那打破僵局,紧张地咬了下嘴唇,对迦尔纳说。他看着迦尔纳难得听话地阖上那双用来杀人的眼睛(不),看这迦尔纳倒的睫毛随着呼吸而颤动。很轻的,薄如蝉翼。
预——备——!啊,豁出去了!
阿周那在迦尔纳倒的额头上轻轻一啄,蜻蜓点水一般地。在唇畔与皮肤接触过后,阿周那本想迅速逃离现场,哪想到迦尔纳蓦地睁眼,朝他下巴反啄一口,让他隐隐嗅到挑逗的味道,从而将错就错地亲吻起那两瓣调皮的唇。冰冷光滑的墙面上多了两双手一正一反,扣在一起。迦尔纳的嘴角不知不觉地浮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大概是在庆幸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前排不知道哪位把窗打开了,风使得几盆圣诞花叶子打瓣儿。莫德雷德嚷嚷着这风要把她等下的研究对象吹成残花,“砰”地把窗关了。当然了,这对后排仅剩的两人来说没什么大影响,

毕竟他们的脸,已经比圣诞花还红了。













第三次重写了
重复了两遍快写完了不小心点了放弃的悲剧,所以非常短(还希望大佬不要嫌弃我啊
最后,xjb写大胜利

突然的脑洞

兰和噶在迦勒底互相切磋,然后兰兰一场单人爆击队+宝具连发把迦勒底搞停电了
之后的话大概是他们为了防止误伤把剑扔在地上结果两人摔一起了,兰兰差点被噶压死所以再一次提起了减肥这件事…… 缺德.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