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姬舞蝶

复问沉迷中

杂食党,过激厨师常驻冷圈
本体其实是搞笑艺人

文手的日常

流泪了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复问/发家致富】寒夜

/是个小甜饼 有一点点车

*ooc预警


温哥华的冬天是湿寒的,冷到人骨子里,裹再多的衣服也觉得手脚发凉。


李问是个例外,他就缩在单薄睡衣里,赤着脚靠在沙发一侧,没什么表情。身上的暖意似乎来自对坐的吴复生。不知怎的,李问最近愈发喜欢盯着吴复生看,他凝视时眼眸, 思考时的眉角, 都能让李问呆半天。之前鑫叔也为此纳闷,原本正直老实的后生仔,现在怎么比gay还gay?


吴复生坐的位置太好,手上的画集正反光,李问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名堂。他想过去一探究竟,可是地板蜡打得也好,一脚踩在拖鞋上,刚挪完第二步重心未稳,拖鞋便径直向后溜走,上身不偏不倚倒进吴复生怀里。


“阿问主动投怀送抱,真难得。”吴复生满脸戏谑地说着,抽出李问压到的画集放在一边。


“是…我的画?”李问不理眼前人儿,瞟了一眼那话,有些诧异。


“嗯。”


“笔法结构全是仿的,都是些‘假画’,做…做成画集有什么意义。”李问重新盘腿坐下,视线心虚地瞥向其它地方,没注意到一双手悄然靠近。


“你画的,就是有意义。”



不安分的手伸至大腿下,且仍在前进。


“你干嘛!”李问猛回过神,瞪着佯装无知的吴复生喊道


“我很冷啊,你感觉不到么?”


“…那你往我屁股伸干什么!”


“南方人取暖不是要把手压在屁股下吗?”


“神经病,那也是自己屁股啊!”


李问气得翻白眼,吴复生将他打横抱起,离开了那个软塌塌的沙发。


暗红的桌脚不停地前后轻摇,发出吱呀吱呀的微弱响声。眼镜在撞击间跟汗水一起滑落,终于掉在地上,镜片挂了痕,镜架豁了口,显得更加破旧。


李问强撑着抬起头,索性吴复生的面孔还看得清。他很安心,闭上眼不再看了,毕竟夜 还很长。






城城:所以两个是分割不了的

猛男落泪


英雄本色里Mark在等谭成时说“赌博也有输赢”,想想无双,一赔一百万,我赌你爱我。

当时他输了,但现在他赢了,赢了一颗心

混沌邪恶EX

我觉得大家咸鱼13天看人理烧却游戏关服挺好的,反正拯救成功之后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了